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回忆我的母亲 湛江新闻 南方网

发布时间:2017-12-14 13:19  来源:网络整理

  ○彭国坚(部队)

  母爱无疆。母爱是天涯游子归宿的召唤,当我这个游子归来时,母亲已去世10年。

  母亲陈华芳,同中国成千上万的母亲一样,有着朴实的母爱和执着的家庭责任之心。

  记忆如流水漫过我的脑际,清晰如昨。母亲养育4个子女,我和哥出生在60年代末,弟妹出生在70年代初,那正值国家困难时期。母亲深知孩子多、口粮紧,在生产队出工没漏过一天,甚至为了赚更多的工分,主动申请参加男性工作,社员都称母亲为“铁娘子”。改革开放,包干到户后,母亲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犁田、插秧、赶牛车样样都是一把好手,在父亲不在家的情况下,田种得不比别人差。母亲平时还拔猪草,喂养两三头猪,以弥补钱粮不足。母亲用肩膀承载着家里的劳务,无论生活遇到什么困难,家庭受到什么风浪,都能以女性特有的仁爱,照顾好孩子,不让子女饿一餐,受点惊。母亲的吃苦耐劳,敢于担当,传遍乡里。

  无数次梦见母亲,我与母亲一起谈笑风生,一起生活。母亲是我一辈子的念想,是我人生道路上一盏明灯。母亲经常教育子女:“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母亲常年接济一个孤寡老人邻居,一年四季挑水、扫地,无微不至照顾老人的起居,直至去世。“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母亲是个懂得感恩的人,依稀记得母亲说,谁家接济过我们、谁家帮助过我们、谁家关心过我们,你们长大后,要报答他们。长年在外工作的父亲每次回家休息,她总是笑脸相迎,还对孩子说:“爸爸回来啦,快叫爸爸”,随时引导孩子尊重父亲。母亲的教悔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每每回乡里,村里长者、邻居拉着我,夸母亲如何孝慈、如何明事理。爷爷奶奶一直两地分居,叔叔和姑姑跟着奶奶在镇里生活,我们与爷爷在农村过日子。母亲每次赶集都会带着农产品去看望奶奶,回来时给爷爷买下酒菜。日子再苦,照顾爷爷生活从不应付,好吃的总是让子女第一时间送给爷爷,爷爷的酒从没有断过。母亲心灵手巧,办事缜密,村里谁家有喜事,都请母亲帮忙。在农村生活,哪里没有矛盾和纠纷的,母亲告知子女,为了邻里能够友好相处,不要斤斤计较,不然伤了和气。母亲的孝敬亲长,以人为善,感动邻里。

  生活富裕了,今欲再见母亲声音笑貌,而不可复得,“子欲养而亲不待”。母亲的离去是我最大的痛。夜很深了,思念母亲的思绪在蔓延疯长……今生能做母亲的儿子,我感到非常幸福,她让我学会了怎样做人,也让我学会了怎样感恩。

  过去在那艰苦的岁月里,母亲辛辛苦苦地把我抚养成人,并倾其所能来呵护我,让我在她的关爱下幸福地生活。如今,生活条件渐渐好起来的我,原以为可以尽一点孝心,让母亲也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然而,她已撒手人寰,竟然让我无法报答她无边无际的爱。

上一篇:中国情怀:献给我的母亲——中国  下一篇:祖国,我的母亲(外一首)(图)

新闻| 军事| 国内| 国际| 体育| 娱乐| 文化| 媒体| 教育| 健康|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