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中国情怀:献给我的母亲——中国

发布时间:2017-12-14 13:19  来源:网络整理

彩纸做成的朵朵小花,缀在教室的黑板上,上方是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

2009年9月1日晚,北京小学一年级一班教室。6岁多的许朗宁和全国新入学的中小学生一起,正在收看电视节目《开学第一课·我爱你中国》。荧屏上,讲述着一个个爱的故事;教室里,是一张张花朵般的脸庞……

“中国是我们的国家,我爱中国!”走出教室,许朗宁轻声说出心底的触动。

我爱你,中国!

这爱,是那样真切,那样深情;

我爱你,中国!

这爱,像滔滔江河,奔涌不息……

我爱你,中国!我爱你美丽富饶的田野,我爱你广褒大地上日新月异的变化……

土地,是每一个人的生活依托;土地,是我们共有的情感家园——

浙江金华,一个名叫东俞的山村。

29年前的秋天,16岁的俞孔坚到北京上大学前一天,按照当地的风俗,妈妈带着他来到村外一片树林,挖起一抔黄泥,用红纸包好,郑重地递给他。

第一次远行,俞孔坚特别想家,想念村子四周起伏的青山,想念名叫白沙溪的那条小河,想念小河里的泥鳅、树林里的小鸟,以及风中波浪般翻滚的金色稻田……每当这时,只要想到那抔家乡的泥土,躁动的心就会慢慢平静下来。

几年后,俞孔坚远渡重洋前往美国。在异国他乡,俞孔坚更加思念家乡、思念祖国。这时,能给他带来慰藉的,还是这抔家乡的泥土。

1997年1月,成为哈佛大学景观规划设计专业博士的俞孔坚,把这抔家乡泥土放进行囊,登上返回北京的飞机。当飞机进入中国国境,俞孔坚紧紧贴近舷窗,贪婪地看着那无数次在梦中出现的土地,泪水突然间夺眶而出……

为了脚下这片土地,无数人远赴异乡;为了心中这片土地,无数人又归燕重回。一波一波的留学热、一浪一浪的回国潮,述说着一个个赤子报国的感人故事。从1978年到1989年,留学归国的海外学子还只有2万多人;到2007年底,这一数字已跃升至32万人……

这就是我们的母亲:这里有蔚蓝的大海、辽阔的草原,这里有连绵的雪山、奔腾的河川。

这就是我们的祖国:这里有浩瀚的沙漠、无数的宝藏,这里有繁华的城市,无边的良田……

“我是一粒飘蓬的种子,我把深深的眷恋给生我养我的土地!”霍家湾村,祁连山下的一个偏远村落,青年农民霍香玲在一篇散文里这样写道。

农民对土地的爱,是那么质朴而深沉。

解放之初,土地改革风起云涌,翻身农民第一次成为土地的主人;

31年前,安徽凤阳小岗村的一纸“大包干”契约,推开亿万农民脱贫致富的大门。

今天的中国,从北疆的千里沃野,到南国的万亩橡胶园;从长江平原的鱼米之乡,到蓝天白日下的雪域高原……生机勃勃的小城镇星罗棋布,焕然一新的新农村、新牧区如雨后春笋。一个13亿人口的发展中大国,以占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占世界22%的人口。退耕还林、退耕还草等一系列战略决策,让曾经慨叹“开一片片荒地脱一层层皮,下一场场大雨流一回回泥”的陕北信天游,换成了“山坡上栽树崖畔畔上青,羊羔羔养在家门中”的新词……

中国,我们的母亲!沧桑里记载着多少的变迁;

中国,我们的母亲!你前进的步伐越来越矫健——

长江天堑,古来险隔。修建武汉跨江大桥,这是中华民族几代人的梦想:清朝末年,邮传部拟定方案;《建国方略》中,孙中山提出设想;国民政府时期,多次实地测量,建桥计划已经制定,却最终沦为废纸……

人民共和国的诞生,让梦想变成现实。

1957年7月的一天,武汉长江大桥钢架连通。时年35岁的钱学新踏上刚铺上的木板,成为第一个从桥上跨过长江的人。正是他主持设计的一系列关键设备,帮助新中国的建设者完成了这一历史壮举。

半个多世纪后,年近8旬的钱学新回忆往事,依然激动不已:“大桥正式通车那天,武汉城是万人空巷,人群挤满了大桥两侧……”

武汉长江大桥犹如长江上第一道彩虹。如今,沿长江口溯流而上,南通、镇江、南京、九江、黄石、芜湖、重庆、宜宾……一道道彩虹次第升起,把大江南北紧紧联在一起。

出大漠、跨天山、越黄河、穿长江……

新中国成立60年,各类重点工程开工的隆隆炮声,一次次响彻辽阔的大地——

总长6万多公里的各条高速公路上,车流正在飞驶;刚刚建成的上海洋山港里,满载的货轮正在起锚;长江三峡中,世界最大的水电站正在源源不断地传输电力;青藏高原上,一列列火车从雪山脚下穿越;长城脚下、黄浦江畔,银色“鸟巢”、蓝色“水立方”和红色中国馆遥遥相望……

中国,我们的母亲!你是我们力量的源泉;

中国,我们的母亲!中华儿女正为你挥写新的诗篇——

蓝天下,天津市测绘院的“空中摄影师”杨晓峰正在进行航空摄影。他说,从空中俯瞰,公园、湖泊、道路、高楼是那么不同,特别是海河,像一条蓝色飘带穿城而过。

最让他激动的,是天津滨海地区这几年的新变化:盐碱滩上,大型石化基地初具雏形,大推力火箭基地加紧建设,现代商务中心和金融中心楼群拔地而起……

3年前,天津被赋予北方经济中心的城市定位,滨海新区开发开放被纳入国家发展战略——天津,这座见证了百年中国屈辱与荣光的城市,正在成为继深圳特区、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带动区域发展的新的经济增长极。

看吧,这就是我们的土地,这就是我们的祖国——

自南向北,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环渤海经济圈陆续推延,如同一串闪亮的明珠;自东向西,东部率先发展,中部加快崛起,西部正在大开发,再加上正在振兴的东北,构成了一幅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完整版图……

西藏樟木,喜马拉雅山下的边陲小镇。迎着朝阳,99岁老阿妈次仁曲珍将一面五星红旗,升起在自家院里那7米高、碗口粗的松木旗杆上。

次仁曲珍前半生在悬崖峭壁间负重讨生,在头人斥骂和皮鞭抽打下挣扎度日。西藏解放后,人民解放军在悬崖峭壁上为樟木百姓凿出第一条连接外面的公路,次仁曲珍在火热的修路工地第一次见到五星红旗。从此,次仁曲珍认定五星红旗是幸福吉祥的象征;从此,每天早上升国旗、每天晚上收国旗,45年老人坚持不懈、日日不辍。

圣洁的雪山下,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老人洗净双手,细心地把7块酥油涂在旗杆上。

这是夏尔巴人对祖国隆重的祝福,这是“国旗老阿妈”发自肺腑的情愫……

上一篇:中国情怀:献给我的母亲  下一篇:忆我的母亲言慧珠:深得大师梅兰芳的喜欢(图)

新闻| 军事| 国内| 国际| 体育| 娱乐| 文化| 媒体| 教育| 健康|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