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我的家乡 我的母亲

发布时间:2017-11-30 11:25  来源:网络整理

  你时常问我,你最爱的人是谁?你一生最惦念的人又是谁?

  这样的问题常常勾起我悠悠的思念,无数个生活场景时时在我眼前萦绕,闪烁着一段段情愫,让我难以自拔。当我呱呱坠地时,答案已经深深植入这片泥土中。它浸入推圈儿、打尜、滑冰撑子的童趣里,并随着童年的美好憧憬,弥漫在脑海、血液中。

  你说,这不是答案。你告诉我,答案要在迷宫似的盘香胡同、长虫(蛇)窝胡同,还有河沿大街、估衣街、猪市大街、三不管等藏迷糊噜的地方寻觅。在说书场、小人书铺、拉洋片的笑声中听到,还掺杂在了磨砖对缝的四合院、高门楼、青砖瓦舍砌墙的米汤与灰膏秘方里。

  这些是答案吗?我在问我自己。那飞檐翘脊,雕梁画栋,隔扇彩窗,五福捧寿的影壁,胡同拐弯镶嵌石头上的“泰山石敢当”, 溢满深深胡同的“福”字瓦当,这些在我脑海里须弥之间闪现。它们应该是吧?

  你笑了。你神神秘秘地说,还有位曾经在你心里荡起涟漪的美丽姑娘。我诧异,一直在心里匿藏的潜意识你怎能知?你眯眯眼,轻轻说出她的名姓。我悄悄告诉你。“莲年有余、五子夺莲、子鱼卧莲”,咦,是莲花姑娘。圣洁的美女,白衣天使呀。哪是你凡人所能及的?董永与七仙女呐。我极力反驳,莲花姑娘让杨柳青人愉悦,给所有淳朴的劳动人民带来欢欣、喜庆。

  是呀,在美国、在德国、在新加坡,你看到莲花姑娘随着年画来到白人、黑人不同的民族中间,你是多么得高兴啊。你突兀叹息,哎,可惜呀,没有我们曾经喝过的茶汤,吃的熟梨膏相伴。我说还有酥糖。你立刻高兴唱起“桂花味儿呀——酥——糖”,就像个孩子欢快地蹦起,我们相对拍手。还有呢,你一本正经地说。我也严肃地喊道,我知道。你知道我要说嘛?你惊奇。高跷、龙灯、舞狮子。你马上接下去,彩坛、钮轴、小车会,你就像数来宝一样扳着指头数下去,胜舞、少林、香塔、东寓法鼓……我们相对大笑,眼里噙满泪花。

  我曾想,假如我患失忆症,可能记不起与我曾经非常熟悉的人,记不起与我共过事的同事、战友,却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切。你笑了,你都忘记了一切,又怎能记得?是啊,无论你走到哪,你可曾忘记母亲亲手做的那一碗尜尜汤吗?又怎么可能忘记每天喝的素丸子汤的味道?能忘记幼年时,抢吃贴饽饽熬小鱼的情景啊?说到此,你舌尖上又跑出那久久难以忘怀的味道。它们能带你回家。你知道吗,就是这种味道,这种缠缠绕绕的情丝,让“西游大侠”吴承恩迷途知返,找到回家的感觉:

  村旗跨酒莲花白,津鼓开帆杨柳青。

  壮岁惊心频客路,故乡会首几长亭。

  春深水暖嘉鱼味,海近风高健鹤翎。

  谁向高楼横玉笛,落梅愁绝醉中听。

  鱼味、酒肆、运河两岸的杨柳、子牙河里葱葱芦苇荡多像江南?更像扬州,引吴大侠感慨万端。你发现没有,吴大侠忘却了杨柳青一个最基本的特色。什么?你愣了看着我。杨柳青的四合院,无论大小宽窄,亦或豪华简陋,主人是富足还是贫瘠,每个小院都讲究栽种枣树。暮春踏进杨柳青,阵阵枣香香裂鼻。落叶秋风归故里,串串红枣穿出墙。

  现如今,这些已被鳞次栉比的高楼淹没,但枣花的味道依然溢满街区、楼宇。这是纯正的家乡的味道,是母亲乳汁的味道。我的家乡,我的母亲,无论我走到哪,你让我梦牵魂绕,让我难以割舍。

上一篇:大美摄影5月征集《我的母亲》获奖公示  下一篇:《我的母亲》:意大利名导如何与母亲告别?

新闻| 军事| 国内| 国际| 体育| 娱乐| 文化| 媒体| 教育| 健康|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