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媒体 >

芝加哥学派简单梳理

发布时间:2017-12-12 18:01  来源:网络整理

宝宝们周一好~这里是每周一的传播学翻译家~前几期我们梳理了十几位大神,看到有宝宝流言说想要芝加哥学派的梳理,那这一期我们就来做一下简单的芝加哥学派梳理。(果然变成传播学家·翻译的版面了……)

一、芝加哥学派产生及其背景

美国作为新兴移民国家,来自不同宗主国的人抵达新大陆之后所面对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实现全面有效的沟通,所以传播作为沟通的概念一直是美国社会的题中之意。

伴随着西进运动的推进,芝加哥城作为连接美国东西部的交通枢纽作用愈发突出,传播作为交通的的概念也开始得到了广泛的重视。在第二次产业革命的浪潮的洗礼下,工业化程度大幅提高,都市化进程加速,大量的移民从乡村、从东部地区涌向芝加哥城,原先建构的社会秩序和价值体系荡然无存,必须从理论上找到价值重构的精神港湾。

而芝加哥大学社会系创立之初,恰是美国进步运动兴起之时,著名的“掏粪运动”就是萌发于此。所以一系列社会革新的呐喊,呼唤着学术界的智力支持,芝加哥学派顺势而发,以芝加哥城为“实验室”做了大量的调查研究

在哲学思想上,芝加哥学派深受齐美尔社会进化、城市生态学以及“陌生人”思想的影响,但是美国清教徒式的宗教观和注重现实问题解决的价值观,又让他们对欧陆传统的抽象的思辨哲学进行了扬弃,转而投入了杜威实证主义哲学的怀抱。但是欧陆哲并没有在芝加哥学派身上失传,在以获得实际效果为最高目的的指引下,芝加哥学派所采用的依然是一系列带有人文经验传统的实地定性研究

从1892年斯莫尔在芝加哥大学开辟社会学系开始到1935年芝加哥大学的代表让出美国社会学会和《美国社会学杂志》的领导权为止,在此之间,芝加哥学派所代表的实证主义研究一直是美国传播学的主流范式。

二、芝加哥学派主要代表人物

(帕克 米德 库利 布鲁默 戈夫曼)

深受社会学家杜威实用主义哲学的影响,以帕克为首的芝加哥学派开创了传播学研究中的经验主义传统。在实践主义哲学的指导下,芝加哥学派摈弃了传统欧洲抽象思辨的学术路径,转而采用了参与式观察田野调查等一系列人文气息浓厚的人类学式研究方法,把传播当作达成社会共识,形成社会共同体,并最终促进社会民主进步的关键因素。

无论是帕克从相对宏观的大众传播的角度对移民报刊进行的研究,还是库利和米德从相对微观的从人际传播的角度研究传播对人际关系的建构,但是对于芝加哥学派来说,其落脚点都在于承认传播是人类社会的本质,其维持和创造着社会但是与其他因为研究范式缺乏理论活力或后继无人而在历史长河中消逝的学派不同,芝加哥学派并没有出现理论传承上的断层,反而出现了如布鲁默、休斯以及戈夫曼等一批学者。

(一)帕克

罗伯特·E·帕克(RobertPark18641944)曾被人称为“可能是美国社会学中最具影响力的一个人”,同时也是“第一位大众传播研究者”。因为,他既“深远地影响了实证社会学的方向”,又最先对报纸内容、读者与所有权结构进行了较有成效的实证分析。

帕克是杜威在密执安大学的忠实信徒(学士生),是齐美尔在柏林大学的得意门生(博士生),又是一位绝无仅有的集新闻记者、出版代理人、雇用作家、专家和教授于一身的人。其代表性著作是与人合著的《社会学科学导论》(1921)、《城市》(1925)。

他先是按照杜威的心愿追求报业改革,探究不同的新闻学观念怎样才能成为推动美国社会变迁的推动力。后来的博士论文《群体与公众》(1904),探讨的也是大众媒介的作用以及塑造民意的过程。他在一篇为美国政府出谋划策的论文《移民报业及其控制》(1922)中,主张对外国移民办的犹太文、波兰文、德文及其他报纸应进行控制,因为这些报纸使移民融人美国主流生活的脚步减缓了。他的《报纸的历史》(1925)一文,论述了报人对传播内容的决定作用和传播者受到的有效制约。

帕克受齐美尔的影响,将人际传播、特别是与父母、同僚和朋友的初级团体的人际传播放在十分重要的位置。他认为,所谓传播,就是“个人能以某种意识到达某种程度,并对别人表达态度与观点的一种社会心理过程。”这就是说,人际交往实际上是一种信息交换,每个人有权对自己所接收到的信息赋予不同的意义。

1941年的欧洲危机期间,帕克认为,为了让公众迅速了解事件,新闻的传播变得非常急需,而且现代传播手段已经可以完成激励广大军队和全体人民斗志的复杂任务。他认为,现代传播具有参考功能和表达功能,前者传播的是思想和事实,后者表现的是情感和态度。新闻传播作为释放参考功能的手段,帕克给予极高的评价;而艺术传播作为发挥表达功能的手段,帕克对此大伤脑筋,对其破坏性和消极作用表示忧虑。

帕克还提出了一些引人注目的观点。例如,第一个提出了民意是可以测量的观点;第一个提出了“议题设定”的观念,认为“新闻是人际交谈的基础。”此外,他还研究过:人际网络如何与大众媒体联结?报纸影响民意的程度如何?报纸如何为民意所控制?媒介如何能推动社会变迁?

“帕克是对于传播媒介体验最多的一个人。也是对于传播媒介的历史和作用研究最多的人”;与其他人相比,他称得上是“第一位大众传播研究者”。

——切特罗姆(J·Czitrom)

(二)米德

乔治·赫伯特·米德(GeorgeHerbert.Mead18631931),生于马萨诸塞州的南哈得利。他十几岁时,父亲不幸去世,从此家境日下。他当过私人教师,测量过道路,24岁时才上了大学。米德是位杰出的社会心理学家,但他却认为自己基本上是个哲学家。他的著作为传播学界所重视,主要是由于他在芝加哥大学的学生们根据听课笔记在他死后的第三年出版了他的讲义——《精神、自我和社会》(1934)等三本书。

米德曾在哈佛大学跟随詹姆士(James)学习实用哲学,并在德国研修研究生的学业,但对他影响最大的不是老师而是他的同事杜威。1894年,米德应杜威之邀转至芝加哥大学哲学系任教,并且在经过多年的纯哲学研究之后,开始介入各种各样的社会行动计划。米德很快便成为芝加哥学派著名的“主要改革人物”之一。而米德对他人的影响力,在他在世时,不是靠著作(也没有著作,他似乎不善于用文字表达思想),而是靠教学,靠他的出色演讲。因为,当时社会学系所有的博士和硕士研究生,都必须选修他所讲授的高级社会心理学课程。所以,他在芝加哥大学任教的37年期间,不仅深刻地影响了一大批优秀的学生,而且对帕克等人也有很大影响。

米德的《精神、自我和社会》一书的精华部分,是其首创的象征互动论。米德认为,“行动”是人在一定处境下的全部反应。但是,人不会像动物那样不假思索地简单地做出反应。他们非常小心地考虑自己在向什么做出反应,认真规划自己的反应,甚至行动之前预先在大脑中排练它们。人能够考虑到别人的思想和意向,还能考虑周围环境的变化和许多其他方面。

米德认为,人类还有一点不同于动物,即人有“自我感”。人可以和自己交往,就像我们跟他人交往一样。人可以赞美自己,与自己辩论,为自己感到自豪或为自己承担任务。在所有这些行为中,我们都在同我们的自我讲话,与一个“内部的人”讲话。我们和他讲话,宛如同另一个人讲话一样。在米德看来,传播是基本的人类过程,而内向传播应是人类意识的主要特征。

语言是一系列符号,为社会所共有。米德认为,人只有在学会说话和理解符号之后,才开始产生自我概念。而自我又可以分为“主体我”和“客体我”。“主体我”代表着每个人本能的、独特的“自然”特性,而“客体我”代表着自我的社会的一面——即内在化了的社会环境要求的以及个人对这种要求的领悟。

“主体我”首先形成,而“客体我”的形成则需较长时间。米德进一步解释:自我的发展包含着“主体我”和“客体我”之间的不断“对话”。“客体我”向“主体我”提供反射,“主体我”对这种反射做出反应。“客体我”的形成过程是一个长时间的社会化过程,这个过程要经过三个阶段:模仿阶段、游戏阶段和博弈阶段。有了这三个阶段,就有了内在化的“社会”,“客体我”也就完全形成了。(主客我理论)

米德的理论,有些可以在杜威和库利的学说中找到根源,但他创造性的阐释与引申,推动了人际传播对个人社会化的研究和语言符号与意义关系的研究,而他对人的自我内部沟通的分析,同弗洛伊德(S·freud)对人的个性(本我、自我和超我)分析一样,对于内向传播的研究也有很大的借鉴意义。

(三)库利

查尔斯·库利(CharlesCooley1864--1929),生于美国密执安洲安阿伯一个公理会教派的家庭,其父为法学教授,家庭生活十分富裕。他糟糕的健康状况使他花了七年时间才在密执安大学获得学士学位,毕业后当过商业统计员和人口调查员。在1894获得哲学博士学位后,一直留在安阿伯度过他安静平淡的一生,推拒了许多外聘工作。在外人面前的羞怯和口吃,使他远离学院和政治生活,一心沉浸在学术研究之中。

库利是自我发展理论的创始人。这个理论反映出他隐居而内省的个性。库利认为,我们通过想象别人是如何感觉我们的行为和外貌来了解我们自己的因为,这里的自我可以说正反映了别人的意见,所以库利把它叫做“镜中自我”。

他在《人的本质和社会秩序》(1902)一书中将自我分为三个部分:对自己的行为给别人造成的印象的知觉;对别人对我们行为的评价的知觉;以及对他们的评价的感觉。一句话,我们是在人际传播中通过别人的反映(反馈)来评价自己的行为。与他人的信息交流犹如一面镜子,能帮助自我概念的形成(镜中我理论的概念,可以作为简单的名词解释背记)

库利还认为,在首属群体(又为“初级群体”)中,人际传播能使自我得到充分的发展。库利觉得家庭是最重要的首属群体,像友谊、服从、忠诚、崇敬和个人自由这些品质都发源于此。在家庭中,孩子通过与父母的信息互动形成一种自我感,并逐渐懂得了:

1)什么是父母所期待他们的;

2)父母怎样评价他们的行动;

3)父母对他们的感觉。

了解了这些信息后,孩子们就力图成为父母所期望他们的自我。这里,库利看到了人际传播和首属群体对个人社会化的巨大影响,但他忽视大众传播和社会力量对个人发展的深刻影响。

库利对传播的兴趣,还可从他不太合适的博士论文题目——《传递的理论》看出。论文题目为要谈传递,而实质上谈的却是“物质的交换”方式,虽然他后来很快地转向精神的交流方面。比如在《社会变革的进程》(1897)一文中,他探讨了人类心灵的沟通和传播的严格意义;在《社会组织》(1909)和《社会进程》(1918)等论文和著作中,他论述了现代传播是拯救社会的工具的思想。

库利认为:人类传播是历史前进的动力,跨越时代的整个社会改革机车的发动机就在信息交流中。库利沉醉于现代传播的前景之中,而对美国传播界的严峻事实却视而不见、充耳不闻,这使得他的理论缺乏应有的震撼力。

“库利是第一个为解释传播媒介如何改变行为和文化做出了成功尝试的人,也是第一个为探索复杂的人际关系而付出辛勤努力的人。”

——切特罗姆(J·Czitrom)

(四)布鲁默

布鲁默(HerbertBlumer,1900—1987),美国社会学家。符号互动论的主要倡导者和定名人。1922年获密苏里大学硕士学位,1927年获芝加哥大学博士学位,1922年起在密苏里大学讲授社会学。1925年起先后在芝加哥大学、密歇根大学和夏威夷大学任社会学教授。曾担任美国普伦蒂斯·霍尔出版社《社会学丛书》、《美国社会学杂志》主编,美国社会问题研究会、美国社会学协会主席、国际社会学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品有《电影和品行》、《劳资关系中的社会理论》、《工业化与传统秩序》、《符号互动论:观点和方法》。

布鲁默的主要观点有:

1、人类社会是由具有自我的个人组成的,人类创造并使用符号来表示周围的世界。

2、互动是个人、他人和群体之间意义理解和角色扮演的持续过程。

3、符号互动创造维持和改变社会结构。

4、社会学方法必须着重于研究人们作出情景定义和选择行动路线的过程。

5、理论应能解释互动过程,并指出一般行动和互动发生的条件。只有持续的参与观察-检验方法才适合于互动分析。

(五)戈夫曼

欧文·戈夫曼(ErvingGoffman,1922-1982)美国社会学家,符号互动论代表人物。于1922年出生于加拿大曼维尔,1945年毕业于多伦多大学,1953年在芝加哥大学获博士学位。1962-1968年任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社会学教授。1968年在宾夕法尼亚大学任本杰明·富兰克林人类学和社会学教授。1981-1982年任美国社会学协会主席。1945-1951年间曾在设得兰群岛进行实地调查,并据此写出他的第一部重要著作《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现》。他的主要著作有:《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1956)、《避难所》(1961)、《邂逅》(1961)、《公共场所行为》(1963)、《污记》(1963)、《互动仪式》(1967)、《框架分析》(1974)、《交谈方式》(1981)等。

戈夫曼认为,根据人际互动的场合可以将互动分为两种:“社会机构”内经常和持续性的互动、没有界限和临时性的互动。社会机构好比一个舞台,人们的社会行为就是社会表演,人们在互动过程中按一定的常规程序(即剧本)扮演自己的多种角色,表演中人们都试图控制自己留给他人的印象,通过言语、姿态等表现来使他人形成自己所希望的印象(称为“印象管理”);为了实现印象管理,人们运用一些手段(外部设施和个人的装扮)装点门面。人们表演的区域有前台(人们进行表演的地方)和后台(为前台表演做准备不让观众看到的地方)之分;根据表演目的的不同可以分为“误导的表演”和“神秘的表演”。人们日常生活中的表演与互动就是一场游戏,是某个“定义”取得胜利或成功地被人们接受的过程,成功的印象管理需要整个剧组进行合作。相遇式互动的最突出特点是人们之间持续性的相互注意,虽然区别于社会机构里的表演,但印象管理的原则在此仍旧是适用的;“角色距离”是个人与其假定的角色之间存在的差距,它说明个人在某种角色上能否积极发挥作用取决于他与该角色相适应的程度。(拟剧理论)

补充:“拟剧理论”或“戏剧理论”

戈夫曼的拟剧理论关注的是日常生活中人们如何运用符号预先设计或展示在他人面前的形象,即如何利用符号进行表演,并使表演取得良好效果,其研究重点在“互动”,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在互相直接见面的时候,一个人与另一个人行动的交互影响。”

一、表演人生:

⑴人生是一场表演,社会是一个舞台。戈夫曼的全部著作都是以这样一个基本观点为前提的。

⑵表演本身又分两种。一种是不知道自己在表演,即不自觉的表演;另一种是知道自己在表演,即自觉的表演。

⑶从一定意义上说,符号本身就具有某种欺骗性,符号的基本属性就在于是其非是。艾柯将符号学定义为“原则上是一门研究旨在撒谎而可以利用的一切事物的学科”,因此符号也就是“能用来撒谎”的事物。符号能力的获得使我们永远地脱离了单纯的物理世界,“人的符号活动能力进展多少,物理实在似乎也就相应地退却多少”。

⑷人际传播的过程就是人们表演“自我”的过程,但这个“自我”并非真实的自我,而是经符号乔装打扮了的“自我”。

二、印象管理:我们根据什么来表演?在什么样的情境中表演?怎样去表演?

在人际互动中,“不管个人在头脑中所具有的具体目标是什么,也不管他达到这个目标的动机是什么,他的兴趣始终是控制他人的行为,特别是控制他人对他的反应。这种控制将主要通过影响他人而逐渐形成的限定而实现的,而且他能通过给他人某种印象的方式借以表现自己达到影响这种限定的目的,他给人的这种印象将引导他人自愿地根据他的意图而行动。”这就是所谓印象管理。“连结戈夫曼著作的纽带,总是印象管理的各种变化形式。”

⑴理想化表演。这种策略的一个重要特征是掩饰。“表演者会掩盖或部分地掩盖与他自己理想的形象不一致的活动、事实和动机”,以便集中展示自己理想化的形象。

⑵误解表演。富人装穷,流氓扮绅士都是误解表演的例子。

⑶神秘化表演。与互动方保持一定距离,使对方产生一种崇敬心理的表演称之为“神秘化表演”。

⑷补救表演。

三、表演框架

戈夫曼所讲的“框架”,是指人们内化了的现存的社会规范和社会准则,是一系列的惯例和共同理解,也就是人们在社会生活舞台上进行演出的依据。

戈夫曼并不关心客观世界的实际状况,而是关心这个世界在人们心目中的状况,即人们对它的定义。“我所面对的也不是社会生活的结构,而是个人在他们社会生活的任一时刻所拥有的经验结构。”这种主观的经验结构就是所谓表演框架,人们是依据这种主观的经验结构来表演的。框架被戈夫曼定义为“一种情境定义,它是根据支配事件——至少是社会事件的组织原则以及我们在其中的主观投入作出的”。

四、污名问题

“污名”:“当一个陌生人出现在我们面前时,马上就有迹象表明他具有一种属性,这种属性使他可能成为一种与众不同的人,成为一种不大值得羡慕的人——总而言之,一种坏透了的,或一种非常危险的人,或一种非常懦弱的人。他就是这样在我们心目中从一个没有缺陷的、正常的人贬低为一个有污点、被轻视的人。这样一种属性就是污名。”

一个人本身是否有缺陷或者有污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在一定的社会群体和交往关系中被其他人视为是有缺陷、有污点的人。

五、拟剧论

戈夫曼认为人生就是一出戏,他因此提出了“前台/后台理论”,又称为“拟剧论”,即社会和人生是一个大舞台,社会成员作为这个大舞台上的表演者都十分关心自己如何在众多的观众(即参与互动的他人)面前塑造能被人接受的形象。

戈夫曼认为,人们在社会生活中以不同的角色、在不同的场次进行表演,如果能够按照剧本(即预想的方式)表演就按剧本表演,当剧本不明确或不完整(即情况更加复杂或发生变化)时就要随机应变,临时创作。

戈夫曼提出,人们为了表演,可能会区分出前台和后台。前台是让观众看到并从中获得特定意义的表演场合,在前台,人们呈现的是能被他人和社会所接受的形象。后台是相对于前台而言的,是为前台表演做准备、掩饰在前台不能表演的东西的场合,人们会把他人和社会不能或难以接受的形象隐匿在后台。在后台,人们可以放松、休息,以补偿在前台区域的紧张。

前台和后台可以是,但又不一定是一个固定的地方。比如对于工作组织的成员来说,工作场所是前台,人们要按照工作规则行事,但下班以后去聊天的地方就是后台了。有时,前台和后台可能是同一个地方,只是情境发生了变化,前台变成了后台。工作之后人们回到家里是进入了后台,在夫妻因为家务而唠叨甚至争吵时,如果有客人敲门进来,夫妻会停止争吵,向客人显示出和睦的样子,这时,后台已经变成了前台。

戈夫曼认为,人们不能将前台行为用于后台,也不能将后台行为用于前台,而是应该在不同的场合表现出该场合应有的行为,而其标准是社会的规范,即社会对角色行为的规定。一个成功的社会成员就是要知道在什么场合应该怎么做,判断场合并用适当的方式去行动。实际上,在日常生活中,“观众”也知道表演者有前台行为和后台行为,但他们很少对表演者行为的可信程度提出质疑,怀疑他在制造虚假印象。有时人们还会对表演者的、无意的、不合适的行为“有意视而不见”,以共同维护双方的面子。因为在社会互动中,观众也是表演者,他也知道在特定情况下自己应该怎样做,即选择自己是实施前台行为或后台行为。

应该指出的是,与戏剧中有不同,在日常生活中人们的前台行为并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他们的正常生活的一部分。“前台/后台”理论强调了对互动情境的定义及人们互动行为的复杂性、随机变动性,加深了对互动现象的认识。

三、芝加哥学派的贡献

首先,为传播学的研究提供了大量理论基础。虽然芝加哥学派当时提出的许多理论并不是针对传播学的,但是这些理论在后来的传播研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比如,库利的“镜中自我”理论和“首属群体”概念成为内向传播和人际传播研究的重要理论基础等。

其次,为传播学提供了研究方法的范例。比如,杜威的实用主义理论。

最后,肯定并赋予大众传播较高的社会地位。芝加哥学派学者研究社会问题,并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大众传播,这也为后来的传播学发展奠定基础。

四、芝加哥学派的衰落

(一)内因

早期芝加哥学派的非学科化倾向以及学术上的近亲繁殖是导致芝加哥社会学派最终瓦解的原因所在。

1、以帕克为首的芝加哥社会学教授们多半没有受过系统的社会学训练,而且他们更多地关注的是美国的一些现实的社会问题,这种关注使他们在社会学理论上的建树缺乏系统性

2、帕克等学者在方法论方面的偏执与欠缺使他们的研究在科学性和精确性方而难以与高度定量化与统计性的结构主义相抗衡。

(二)外因

美国出现了新的社会学研究范式,一种新的理论范式结构功能主义正式登上了历史的舞台,并逐渐成为美国社会学新的主流范式(哥伦比亚学派)

1937年,受到芝加哥大学排斥的定量研究技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并终于取代了实地的定性研究而成为主导性的经验方法,结构功能主义与定量研究的结盟带来了巨大的颠覆性力量。

五、芝加哥学派与哥伦比亚学派的对比

同:都属于经验—功能主义

异:

1、研究旨趣

芝加哥学派:传播与社会关系建构,更多地关心传播如何维系民主,传播如何解决城市化带来的社会问题,传播与人现代性的塑造等话题。(也进行过一些效果研究但不是主流)

哥伦比亚学派:着眼于效果研究和功能研究,关心的课题主要是媒介在政治竞选和商业流通过程中扮演何种角色,可能产生何种效果,是有关于媒介内容短期的、个人的,态度和行为上的效果研究。

2、研究方法

芝加哥学派:推崇人文主义指导下的参与式观察和田野调查为主的质化研究。

哥伦比亚学派:采用以问卷调查为主的定量式研究,用数据证明意识形态的合法性,帮助其实现对社会的控制。

六、真题演练:

论述“从芝加哥学派到哥伦比亚学派看美国传播学主流学派的历史变迁?”

(下期给参考点)

(每期当龟汤:这个世上不存在毫无痛苦的美丽,

此时的痛苦正是美丽蜕变的过程呀!

相信每天努力付出的自己,

你们可以的,只要努力,就永远不算晚。

只要有信心,人就永远不会挫败。)

叨叨龟——

宝宝们明天是龟龟生日哦,龟想许一个公开但是灵验的愿望,

希望每一个认真努力、踏实付出的宝宝,

上一篇:中国语境下的饮食社交:从传统走向网络  下一篇:SUUNTO Ambit3 Run 体验报告:一块专攻跑步的腕表,应该具备什么修养?

新闻| 军事| 国内| 国际| 体育| 娱乐| 文化| 媒体| 教育| 健康|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